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普英>如期而至[下]

※普英 

※衔接到上次的片段,所以片段就删除了w


基尔伯特几乎是瘫倒在座椅上看这封信的。这是亚瑟·柯克兰的手笔,甚至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就塞了进来。尽管现在不是那种紧张的年代,他依然引以为豪的敏锐的感觉在刚刚却输给了美人计。他拿起信,试着冲扫之前颓废感,坐直身子以后快速的打开了它。

入眼的时候基尔伯特皱了皱眉头。这封信可以说完全不像亚瑟的作风,到处都是拿钢笔涂改过的痕迹,甚至还有大片的拉掉的斜线。

倒像是一封草稿。

基尔伯特此时倒是有一种拿到了珍稀宝物的兴奋感,此刻那些追上没追上的失落感统统一扫而光,他甚至不知道信的内容,...

<普英>如期而至 [上]

※普英 分手前提 破镜重圆(?)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柏/林阴暗的天气倒是和未放晴的伦/敦有些相似。只不过这片陆地的颜色在阴沉中又带了一抹银白色,与基尔伯特如出一辙,而对岸则更像是阴暗之中显得愈发幽静的一汪清绿,深沉到让人离不开眼。这点相似之处,也许就是亚瑟在异国也稍稍有些安心的原因。尽管,如果可能的话,他再也不想踏上欧/洲大陆一步。

他屏气凝神加快脚步,早已习惯了雨的洗礼的国/家在异乡却连个能遮雨的东西都没有。稍微闭了闭眼,他想着楼上那群家伙下来的时间,暗暗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去机场的问题。

在一楼显得格外的豪华的大厅中的吊灯照...

※片段

※有点黄(。


Mar.31st 2016

伦敦

11:08 PM

亚瑟倒在吧台上看着手机的通讯录,翻来覆去的用指尖戳着某个人的名字。他又喝醉了,从十点进到酒吧里到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停地嚷嚷着要酒保给他加酒。他咬着玻璃杯的边缘恨恨的扔下手机。他右边坐着的是弗朗西斯,那个法/国/人别了别自己耳后的金色碎发,用眼神放出挑逗的光线,同吧台的调酒师调笑着。他左边坐着的是阿尔弗雷德,他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百般无聊的吸着杯子中马上要见底的可乐。

三个人这样各干各的不到五分钟,亚瑟又拿起来了手机忧心忡忡的盯着界面看个不停。弗朗西斯偏头看着他:“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酒吧的...

Time and Tide

※1992温莎城堡失火背景

※也许会有历史向bug

事实上一个星期以前他们刚刚吵过一架,不排除他们很久没有打架了的因素,那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就差挽起袖子把绅士风度抛之脑后,狠狠地暴击对方。没人敢上前拦他们——也没人能拦得住他们。等到他们用粗鲁的语言羞辱了对方几轮以后,开始用最恶毒的话来诅咒对方,双方激动到快要掐上对方的脖子快点送他去见上帝。

没人知道因为什么吵架,也许是因为政见不合,也许是因为一件小事,或许也是某些感情上问题,不过宅邸里的人见怪不怪,虽然听着闹出的动静如似掀天,但是每个人捏了一把汗依旧该做什么还是去做什么。

这场激烈的口角斗争还是结束了,没分出什么胜负,胜在...

Holyroodhouse

To Trista


※具体情节不可考,没有找到更详细的记述……只能凭着逊色的想象来了

※也许会有历史向bug

※参考BBC纪录片【女王的宫殿】


当马车驶逐渐缓行驶向宫殿的大门时,殿前的侍卫们早已做好了迎接国王到来的准备。迎接国王到来的阵势十分宏大,从庭内到庭外尽是整装的臣子,当然也有百姓兴高采烈的遥遥观望。乔/治/四/世掀开眼前绣有蔷薇与蓟缠绕着的华丽布料,在侍从的扶持下走下马车。亚瑟·柯克兰紧随其后,恭敬的站在国王身旁。

眼前的宫殿结构巧妙,严谨的对称式不显死板,反而散发出神秘的美丽。略显斑驳的灰白墙壁更为它增添了一份沉积之...

<苏英>keep quiet【完结】

 米→英←(?)苏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之前的片段在这一章衔接上,因为有改动,所以片段就删除了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前四章的链接XD 01  02  03  04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伦敦的一个小酒馆。

酒馆里迷迷茫茫的闪现着暗黄色的光线,形形色色的男女遍布角落,不时还有阵阵的调笑声传来。

阿尔弗雷德抬起垂下了好久的头,拿起身前刚刚倒满的一杯酒仰头就开始猛灌。随即便是因为极强烈的不适应开始不停地咳嗽。

斯科特在旁边...

<苏英>keep quiet【04】

R18 米→英←(?)苏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不/列/颠的天空染上了一层绚丽的蓝紫色,只不过抓不住时间的尾巴,它就被渲染成了更浓重的黑色。

让亚瑟有些意外的是,阿尔这个向来精力很好的年轻人这么早就想睡觉了。他的心里一阵柔软,想起来他小的时候,自己哄着他入睡的情景。那远久的画面刚刚浮现在脑海,他就感到了冷汗顺着自己的脊背上来,他全身的神经仿佛在瞬间麻痹。

阿尔弗雷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亚瑟,你怎么了?”

亚瑟摇了摇头,打开了阿尔的房门。

“你晚上要是觉得冷的话,旁...

老物

新的一年,继续复健_(┐「ε:)_

<苏英>keep quiet【03】

※米→英←(?)苏 ,情敌(?)见面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等到外面的阳光已经洒满了亚瑟的办公桌,他觉得是时候歇一歇了。

北/美/十/三/个/殖/民/地的独立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这不能阻止帝/国的蓬勃发展——在短短的几十年后,在彻底的打败了多佛海峡对岸的宿敌之后,终于迎来了他的黄金时代。

他靠在椅子上享受着片刻的悠闲。没错,现在是他的时代。就像他的身体里蕴藏着的无限的野心与魄力一般,他等待了那么漫长的时间,现在终于是他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了——他的殖/民/地遍...

<苏英>keep quiet【02】

※此章主味音痴,没什么情节(

※米→英←(?)苏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他肩负着的国/家的责任绝不是因为一个殖/民/地的独立就能放下的。

当亚瑟意识到自己产生了绝对不该有的,渴望从彼时的孩童身上得到的那种飘渺虚无又可笑的感情的时候,已经晚了。

已经晚到一切都无法挽回,甚至上天都在联合对方给自己警示。正如斯科特从前给他的提醒一样——阿尔弗雷德的独立,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这种事情甚至不用斯科特提醒,他都比谁都要清楚。他开始后悔当时的得过且过,满心满意的占有...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