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片段

※有点黄(。




Mar.31st 2016

伦敦

11:08 PM

亚瑟倒在吧台上看着手机的通讯录,翻来覆去的用指尖戳着某个人的名字。他又喝醉了,从十点进到酒吧里到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停地嚷嚷着要酒保给他加酒。他咬着玻璃杯的边缘恨恨的扔下手机。他右边坐着的是弗朗西斯,那个法/国/人别了别自己耳后的金色碎发,用眼神放出挑逗的光线,同吧台的调酒师调笑着。他左边坐着的是阿尔弗雷德,他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百般无聊的吸着杯子中马上要见底的可乐。

三个人这样各干各的不到五分钟,亚瑟又拿起来了手机忧心忡忡的盯着界面看个不停。弗朗西斯偏头看着他:“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酒吧的暗黄光线让亚瑟有些恍惚,他没有回答弗朗西斯,而是在拨通键上犹豫不决,一直下不了手,最后索性又把手机放回到桌子上,身体无力的趴在吧台上。

嘈杂的环境能让他免去孤立感,他现在满脑子都想着今天那个人为什么没有来。

愚人节?

……开什么玩笑。

 

阿尔弗雷德喝着刚刚被加满的可乐,咬着吸管望着弗朗,“这家伙今天可真安静。”弗朗西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中间的亚瑟马上就跟醉鬼一样大声嚷嚷起来:

“你这样……就开心了吗……!”

“你……”话还未出口就被弗朗西斯捂住了嘴,亚瑟身旁的两个人相视无语,大抵都在心里想着高看亚瑟的酒品了。不过亚瑟他说的是谁,两人都心照不宣。弗朗西斯把他身体扶正,小声告诉他,“小少爷,这里可是公众场所啊……”

亚瑟打了一个酒嗝。现在是酒吧乐队现场的表演,切换的暗黄光线随着那首舒缓的歌曲一改先前的激情气氛,一时间安静无比。弗朗西斯的话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随后他又接着小声嘟哝起来:

“一而……嗝……再、再而三的、给我找麻烦……”

幸而他是枕着自己的胳膊趴在桌子上说的,基本可以肯定除了同行的两个人外没有其他人会听到,弗朗还是不由得捏把汗。亚瑟用闲着的另一只手摸索上吧台上自己的空杯子,然后头也不抬的重重用杯子咚咚地敲着桌面,“再给我倒点酒……”

在这难得有安静气氛的酒吧里,很多人被亚瑟弄出的声响回头好奇的看着。阿尔弗雷德感到一阵窘迫,他夺过亚瑟的酒杯,躲避着那些好奇张望的视线。“这可真是丢脸……我以后,再也不想和你们出来喝酒了……”

弗朗从阿尔弗雷德手中拿过那只酒杯,放的远远的。“也不能这么说吗……哥哥我可是……嘶!你做什么?!”亚瑟低着头伸手就抓住了弗朗西斯的长发,手指发力拽向自己,他晕晕乎乎的吐出一串话,“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弗朗……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头发揪光……”弗朗一边吃痛小声叫嚷着,一边想要制止住亚瑟乱来的手:“快松手啊!哥哥我会被你拽秃的……”

亚瑟咕哝了几声,侧着脸趴在吧台上,缓缓松开了弗朗的头发。没过一会,他又小声的催促着:“快点给我倒酒。”弗朗西斯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幸灾乐祸的笑着。

像是软体动物一样直不起身子来的醉鬼还在闹着要酒,弗朗西斯招来酒保,小声地对他说:“来杯西柚茶。”

西柚茶很快就上来了,弗朗特意递到亚瑟面前,“这杯算我的。”

“你好好尝尝哥哥我给你推荐的上等好货吧,和你喝的那些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我保证,喝完以后,你会知道什么是人间极乐。”

亚瑟闻言抬头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又把视线移到了弗朗西斯笑着的脸庞,小声的道了一句谢。

他端起那杯西柚茶尝了一口,与酒精不同的平淡味道让他蹙起了眉,他生气的质问弗朗,弗朗却正经的回答他:“你只是喝的太多了,当然觉得没味了。你可以仔细品品,哥哥我绝对不会骗你,这东西的回味可是很不错呢……”

亚瑟半信半疑,他小口的饮了几下,握着玻璃杯的手十分用力,“算你没骗我。唔、还真不错……”

左边的阿尔弗雷德听到这话笑的直不起腰,亚瑟被他这莫名其妙的反应摸不着头脑,“你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笑的……”阿尔弗雷德拿下眼睛擦了擦泪水,他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摇头没有说话。

这杯酒最不像酒的地方,就是他喝了以后稍微有些清醒了。清醒了就有更烦心的事情了,他又拿起手机来回翻看着,期间有几条未读短信——但全部是工作上的。亚瑟有些失望,他没有看到自己希望的内容。

 

 

 

 

 

 

 

 

<<<<<<<<< 

Apr.1st 2016

伦敦

00:46 AM

两个人在黑夜里谁都没有出声。亚瑟醉醺醺的坐在斯科特的腿上,膝盖上尽是沙发柔软的感触。他双手按着斯科特的肩膀,酒精的麻痹让他不能很好的反应过来,他的脸贴着斯科特的脖颈,有些粗重的喘息着。

从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公寓外的夜景。那是在一片墨色的装点下有无数光彩琉璃的城市。那有奔驰着不知道驶向何处的汽车、也有高耸入云灯火通明的大厦、航空灯在上空的暗处忽明忽灭、也有街头放浪的年轻人、一片欢声笑语。

不得不说,斯科特对这样的情景是有好感的。它能让人拥有时代感,深深感受着当下的世界是在以怎样飞快的速度前进的。

亚瑟又打了一个酒嗝。他喘了几口气,即将要踏入春季的时节尽管在晚上还是有些寒冷,可是亚瑟却觉得燥热无比。他松开了自己的领带,随手扯下来扔在旁边,然后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下身无意识的在斯科特胯下磨蹭着。

他这是在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脱起了衣服?

“臭小子,你不是要和我吵架吗?”斯科特制止住了他想接着往下脱的手,在黑夜中显得明亮的绿眸看向他。

亚瑟显然还想打一个酒嗝,但是他忍住了。他作认真状思考了一会,摆脱掉斯科特的手接着开始脱裤子:“我还能和你吵些什么呢……”

他把自己的裤子都褪去了,衬衫大开露出结实的胸膛,只有纯棉的内裤和袜子还贴在身上。

“在你看来,我就是非要和你吵架不可……”说着他的手开始打起斯科特领带的主意,斯科特小声骂了一句,拿过沙发上那条已经解开的领带,将亚瑟的双手背到他身后,利落的绑住了他的手腕。

亚瑟没有抗拒他的举动,现在他仍坐在斯科特的腿上,小声地骂着他“斯科特,你真是个蠢货。”

不知道他的脸上什么时候染上了一片潮红,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薄汗。他的眼眸湿润,从斯科特的角度看上去波光流转,十分诱人。亚瑟也不说话了,斯科特没由来的觉得他的弟弟真是莫名其妙。他就看着亚瑟张开嘴喘着气,眼睛一下不眨的望着自己,然后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可怜的弧度,斯科特以为他就要哭了——

“有很多人都在传……你要为离婚仪式开始着手准备了,对不对?”

斯科特恍若未闻,他的双手随意的放在沙发的靠背上,就像在讨论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样:“你觉得呢?”

亚瑟咬着牙低头,看样子他是气的不行。不过他把脸凑了过来,那个角度让斯科特误以为他要和自己接吻,当然,这种事情,他不会拒绝。他等着亚瑟献上他的吻,没想到他勾过脖子就咬上了斯科特的耳朵。那处非常柔韧的肉就在亚瑟的牙齿下细细的磨着,斯科特倒抽了一口凉气,双手重重的环上了亚瑟的腰。亚瑟的双手还被领带禁锢着,他的重心不稳,就这样倒在了斯科特的怀里。

斯科特想着他的耳朵一定充血了,等他在咬一会可能会更严重,他刚想开口制止,亚瑟就松了嘴。接着他又像是很抱歉一样,含着那处可怜的肉用舌尖缓慢舔舐起来,极具色情。

亚瑟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全洒在了斯科特的脖颈处。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你真的是个自私的人……”

斯科特笑了一声,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他偏着头看着亚瑟的后脑勺,那只有乱糟糟的头发。接着他环在亚瑟身上的手也在不断地用力,他反问亚瑟:“我自私?这句话你有问过你自己吗?”

亚瑟吞咽了口水,他接着有些哽咽的说:“自私的人从来都只知道考虑自己。”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如果你今天是站在和我一样的位置,你就知道你有多么可恶了。”

 -TBC

又成了片段,因为是发现自己撞梗debuff持续减益……

所以现在有梗就发…回头还要成整一章一章的otz

离婚仪式这种东西,想想就……叹气


评论
热度(29)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