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苏英>keep quiet【03】

※米→英←(?)苏 ,情敌(?)见面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等到外面的阳光已经洒满了亚瑟的办公桌,他觉得是时候歇一歇了。

北/美/十/三/个/殖/民/地的独立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这不能阻止帝/国的蓬勃发展——在短短的几十年后,在彻底的打败了多佛海峡对岸的宿敌之后,终于迎来了他的黄金时代。

他靠在椅子上享受着片刻的悠闲。没错,现在是他的时代。就像他的身体里蕴藏着的无限的野心与魄力一般,他等待了那么漫长的时间,现在终于是他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了——他的殖/民/地遍布了全球,在好/望/角到印/度/洋,再到太/平/洋,他建立了一条畅通无阻的航道;在国内处处可见的机器轰鸣。他终于将这个辉煌的时刻握在了手心。

这一刻,他等了太久了。

托这个改变的福,他与斯科特的关系也缓和了一些。

亚瑟不自主的想到距离一周前斯科特回去的前一晚。

如果说他们第一次在床‖上的事情是亚瑟被迫的话,那么他们先前几乎是没有几次真正像是在做‖爱的。那往往是由打架开始的。

苏/格/兰一向看不起自己那软弱无能的弟弟,英/格/兰心中的傲气使他眼中也容不下自己的哥哥。他们经常因为各种纠纷就要上升到口角矛盾,再甚到肢体矛盾。亚瑟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打架都恨不得当时就杀了对方。后来一旦有了第一次开始,他们便从打架纠缠到了床‖上,那种疼痛的快感和鲜红的血性好像更能激起两兄弟的兴趣。

直到现在——上一周,他们算是很配合对方的痛快淋漓的做‖了一场。

这已经过了多久了?

亚瑟摇了摇头。他心里暗暗地想着,他最好只和斯科特有这种关系就足够了。不过事情总像是朝着不受他控制的方向发展着,自从他所谓的弟弟独/立了以后,他好像就被一巴掌打醒了。尽管他表面上不愿意承认,可是他心里却十分清楚。

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自从斯科特在那个雨夜和他的纠缠过后。但是不得不说,在那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微妙的改变了。

亚瑟好像得到了斯科特的一些暗示,斯科特一直都是他的哥哥,一直都和他生活在一起,倘若没有从前他们那些有所谓或是无所谓的吵架、打架,怎么会有今天他们现在不尴不尬的关系?

亚瑟他痴心妄想的亲情,是他绝对不该有的。就算要有,也别想从一个注定不会在他身边的人得到。

恐怕这就是斯科特的报复。

 

管家在外轻轻叩门,亚瑟应了一声示意他进来。他恭敬的递上一封信,亚瑟瞥了一眼,脸色有些阴沉。管家开口想要说什么,亚瑟挥了挥手,他弯了一腰,缓步退了出去。

信封上的暗红的火漆是大写的花体F,亚瑟犹豫了一片刻,还是拆开了信。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字体。他一字一句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来信,从他那字里行间的情绪中很难掩饰住这个年轻国家的活力,而亚瑟却觉得心上被狠狠地抓了一下。

他不由得想起来自己当时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赋予了他“Alfred·F·Jones”这个名字,当阿尔还小的时候,自己是怎样在他身后握住他的手,一笔一划的教他写字的。

随后他又觉得自己无比的悲哀——一旦想起阿尔弗雷德,他仿佛就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一样,活在他那些早已泛黄的记忆之中。

读完信他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心想着这可真不是一个好事。他要来不/列/颠了,为了工作上的事。

这先前的那段时间,特别是他刚独立的那些年,亚瑟几乎是想方设法的推脱与他的见面。签署文件时他多少次抱病让自己的兄弟来顶替自己,他送来的生日邀请,由于提前嘱咐了管家的缘故,没有一封是能入了他的眼的。

他在用自己的方法自我感觉良好的逃避着。

虽然中间也迫不得已的见了一两面,不过那都是工作上的死板程序。亚瑟不得不承认,他很久没有仔细的看过阿尔弗雷德的脸了。他的手稍稍有些颤抖,说不上是因为久违的见面而激动,还是因为内心的逃避而胆怯。

不过让他有些头疼的是,斯科特也会在这两天赶到。他可一点都不想让这个两个人碰面。

他的担心还是有些道理的。

第二天一早,斯科特就来了。他来的很早,带着一身清晨的寒气踏入了亚瑟的卧房。亚瑟常年来的清浅睡眠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他带着怒气瞪着那个打扰他睡眠的人,斯科特痞气的一笑,把手伸进薄被中赤裸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抚摸着。

“……你,你干什么……你这个畜生,住手……!”亚瑟恼羞成怒,他从床上坐起来,狠狠抓住了他兄长的手腕。

斯科特没有说话,他另一只手扣住亚瑟的另一只手,低头覆上了亚瑟柔软的双唇。

亚瑟也没有抗拒,他晕晕乎乎的想着斯科特这是在发什么疯。这个早安吻极其黏腻,等到两人两唇分离之时,对方都显然有些情动了。

亚瑟哼笑一声,他身上的被子已经在刚才的一番折腾中被推到了一边,他伸出了自己的小腿猛的就踩上了俯在床沿的斯科特的肩膀。斯科特饶有兴趣的把自己的视线下移,随后亚瑟及其暧昧的拉进与他的距离。他们四目相对,斯科特看着那张仍带着些睡意的脸,刚想要说什么,没料到亚瑟突如其来的给了他并不重的一巴掌。

这一下虽然不疼,但是很响。

亚瑟很满意自己的成就,他不理睬斯科特有些愠色的脸庞,利落的下床开始穿衣服,一边小声的骂着这个苏/格/兰人扰了他的清梦。

这就是说给他听的。斯科特不在意,看着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衣服的弟弟,淡淡道,“我先下去了。你应该知道的,我今天来是为什么。”

亚瑟有些恼怒,他恶狠狠的目送了斯科特离开了房间。

在那扇门关上的瞬间,他内心开始跳动的很厉害。他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那种全身的血液循环好像都加快的感觉让他莫名的紧张起来。他闭了闭眼,希望今天一切能顺利。

等到他衣装整齐的下楼和自己的哥哥一起用过了早餐以后,就收到了王/室的紧急来信而不得不匆匆忙忙的赶出了家门。出门之前他的眼皮跳动的很厉害,他看着院中一片苍翠欲滴,暗暗祈祷着今天不会出什么事。

斯科特站在屋内透过窗户目送他的弟弟远去。随后他坐下来,摊开报纸细细地看着。上面的内容不足以提起他的兴趣,不过他不得不承认,亚瑟很出色。

他作为苏/格/兰的独立存在,最无法抗拒的是时代的洪流。这是任何一个同他一样的人都无法抗拒的。但是亚瑟却顺着这洪流向上,继南边的那对兄弟以后踏上了岸。

他摇了摇头,合上了报纸。

管家过来一项一项的给他报告着工作,他收敛了那些心中不该有的杂念仔细听着。但当管家报出今天来自新/大/陆的那位要来的时候,他挑了挑眉。紧接着他抬起头,甚至是用一种很愉悦的口气询问他,“他会在什么时候到?”

管家微微颔首,“可能马上就回到了,苏/格/兰/卿。”

斯科特点了点头,让他下去准备。

果不其然,就在亚瑟离开没有多久,阿尔弗雷德就来拜访了。亚瑟出门时的大好晴天,现在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斯科特十分享受这雨声,在屋内悠闲的喝着上品的红茶,屋外接待的人闹出急急忙忙的一阵嘈杂的声音,迎接着远道而来的美/国。

斯科特不是第一次见阿尔弗雷德。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战场上,那个时候他们离的太远了,他只能看出他高大的身形和金色的头发。不过现在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可以好好的打量一番这个年轻人。

那头金色的头发与亚瑟如出一撤,他的衣服由于不走运的碰上了大雨打湿了不少,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彰显出的是新兴国/家的活力,他满带笑容的向宅邸的女仆道谢。他似乎要比自己当时见到的更强壮了一些,不过显然还是一副没有彻底长开的青年模样。

斯科特垂下眼,细细品着有些苦涩的茶香。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而已。

想至此,他从沙发上坐起来,稍微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对方在管家的带领下一步一步打量着自己走过来,他皱了皱眉,“英/格/兰不在吗?”

管家恭敬的回答道,“英/格/兰/卿收到王/室的急件,早晨就出去了。”

阿尔弗雷德稍微放心了一些,他抬起头正视着比自己还要高大一些的斯科特,心想着那头张扬的红发可真是耀眼。紧接着他微笑着友好的伸出了手。

斯科特一脸绅士的微笑,他看似抬起了自己的手,但下一秒却是令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勾拳打向了阿尔的脸。

气氛在瞬间降到了冰点。

阿尔弗雷德的眼眸一暗,他迅速的闪过身出手就压制住了斯科特还在空中的拳头,松了一口气,有些责备的看向斯科特,“这可真是危险啊。绅士怎么能这么做呢?”

斯科特暗绿色的眼眸闪过了一瞬的光,他笑的更灿烂,另一只手搭在阿尔的手臂上,脱出那只被他压制住的手腕,主动地握住了阿尔的手。

“斯科特·柯克兰,初次见面。”斯科特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很难看出他刚才有那样的举动。但他的眼眸中却是无尽的挑衅。阿尔弗雷德自然不甘示弱,他甚至更上前了一步。

他们两个不像是握手,倒像是在比手劲。两个人都和蔼的微笑着暗暗加重自己的力气,等到斯科特稍微松了松手,外面又传来一阵开门声。

亚瑟回来了。

这可真是一场绝佳的好戏,斯科特心里暗暗地想着,他甚至轻笑出声,又随意的坐到了沙发上。

他扬起下巴看着相对的那两个人,想象着他们两个人会上演怎么样的一副兄弟情深。在玄关处的亚瑟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阿尔弗雷德,他隔着那么远好像说了什么,但是只是张了张嘴。接着他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了主厅。

这里只有一旁恭候的管家,坐在沙发上等着看好戏的斯科特,站在客厅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阿尔弗雷德,和心跳不断加速的亚瑟。

他听着外面的雨声,看着面前高大的青年,一瞬间好像又有些恍惚。他的内心一直在告诉他要清醒、清醒、清醒。他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竭力想要和面前的人正常的打一个招呼。

“阿……美/国,好久不见。”

他习惯的称呼一时难以改口,不免有些尴尬。亚瑟讪笑着移开目光,没料到对方居然十分随意的拍上了他的肩膀,满脸笑容,“这可真不像你呐,英/格/兰!”

亚瑟的内心紧缩了一下。他又换上了一副应该有的、带着些教训意味的口吻,“我可不知道我该是什么样子。”紧接着他抬眼看着阿尔,那双蔚蓝的眼眸竟然让他感到莫名的心安。

“你也长大了,稍微也该懂些礼仪了吧。”

他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半湿的衬衫,皱了皱眉,让女仆带着他去换一套衣服。阿尔弗雷德听到他那教训般的话扮了个鬼脸,他扭头故意问道,“你确定你们家有适合我穿的衣服吗?”

亚瑟笑着骂了一声蠢货,亲自去为他找换洗的衣服。

看着亚瑟离开,阿尔弗雷德收敛了笑容,转过身坐在了斯科特的对面。

两个人都没有刻意的打量对方,但是他们的相互沉默无疑是给这周遭的气氛摸上了浓重的一笔。

最后还是阿尔先开了口,那双如似蓝天一般的眼眸蒙上了一层阴暗的灰色,他的语调轻松,就像开玩笑一般,“亚瑟他,从前从来没有提起过他有哥哥的事情。”

……

斯科特的眉心一跳,他的心情被面前这人搅得烦躁不安。他端起茶慢慢的喝了一口,然后才不紧不慢的如同听笑话一般回应道,“他为什么要向一个外人提起这些事?”

斯科特明显的感觉到阿尔弗雷德后背僵直了起来,他垂下绿色眼眸中露出丝毫不掩饰的凶恶,嘴角勾起一个极为嘲讽的笑容,“喔,是我忘了。你曾经不是外人。”

他用着陈述事实的语气,“至少现在是了。”

阿尔弗雷德的脸色阴沉,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亚瑟就拿着换洗的衣服过来了。他为阿尔安排了一间房间,带着他上去换衣服。走之前他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斯科特,动了动嘴。

那嘴型明显是在警告斯科特。

斯科特哼笑一声没有说话,他坐在那里安静的喝着自己的茶,浮起的雾气遮住了他的眼眸。他想着亚瑟真的是不知好歹,他还没见过这么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随即他又幸灾乐祸的想着,越是这样越好,到最后他才会明白到底谁才是外人。

同时他又不得不开始警惕起来那个年轻人。他无法估量这个人在今后会对帝/国产生怎样的影响,不过他现在已经觉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不可小觑了。

 

他无法抗拒的是时代。这是多少次令他深深厌恶、但是却又无能为力的事实。

============================================

前面的历史情节参考大国崛起,那个时候的眉毛真的好帅(¯﹃¯)

另外称呼这一点犹豫了一下,和本家的稍微有一些出入。

之前看到有人猜测阿尔名字是英英起的,f是foster的缩写,看到本来的意思的时候真的是会心一击QAQ

预计五章之内完结,下章大概有肉w

评论(8)
热度(20)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