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苏英>keep quiet

※上次片段苏英的正文,会慢慢放出来

R18  米→英←(?)苏 

※此段为正确阅读顺序XD

※ 太久没写东西了,OOC严重,文笔生硬இ◡இ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今天的雨下的真是莫名的晦气。斯科特稍稍眯起眼睛望向远处的一片迷蒙,扣了扣头上的帽子加快了脚步。

他是来找人的。

找他的弟弟。

那座古老的宅邸在朦胧的雨中也显得不真实起来。那妖‖艳的蔷薇从墙外伸出的枝节、暗灰色的斑驳的墙壁、耳边作响的大雨,都在扰乱他的思绪。斯科特皱了皱眉,在门口稍微等了片刻,随后就有老仆恭敬的为他开门,接过他脱下的淋湿的衣服。

主楼没有人——他环绕了一周,坐在暗红的沙发上。老仆站在他身旁,为他倒上刚泡好的红茶。

从杯子中缓缓升起的白烟,斯科特就这样看入迷了,他有些恍惚的盯着那袅袅白烟,直到它湮灭在上空。他脑中片刻的空白,却在那一片空白的地方发现了大哭着喊着“哥哥”的亚瑟。

“……格/兰卿?”

“……苏/格/兰卿?”

老仆的呼唤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这里是亚瑟•柯克兰的宅邸,这里的老仆是亚瑟•柯克兰的管家,他自然是知道这位老管家要说什么的。他想,这些东西他早在一个月以前就听到了,无非是大/英/帝/国战败,柯克兰卿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您今天就先回去吧——

“柯克兰卿他……睡了很久了。”

……

斯科特蹙起眉,他并没有听到他想象中的话。他没有出声,端起茶杯后靠在柔软的沙发上。

“您今天,还是留下来吧。”老仆微微弯腰。

斯科特心里哼笑一声,抿了一口那热气腾腾的红茶,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我当然会留下,你不必担心。”他深绿色的眼眸中透出一些残忍的暗光,他有些幸灾乐祸,但并不是因为战败。

战败无论对他来说,还是对英/格/兰来说,都是耻辱。他甚至开始预料到今后世界的形式会开始如何的变化,即使那是百年以后才开始缓缓转动的齿轮,他现在也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但是现在,他只是想看看,以亚瑟•柯克兰最恨的人的身份来看看,他这副萎靡不振的丧家犬的样子。

想到这他有些烦躁起来,脑中又浮现起那个狼狈大哭着的亚瑟。

他抬眼看了看挂钟,不知道亚瑟今天睡过去了多长时间,但他是片刻都闲不下来。这一个月因为亚瑟的失职,国家的工作都堆到了斯科特的头上。他吩咐管家做些吃的,自己起身上楼。

屋内被暗黄色的光笼罩着,他一步一步登上楼梯,仔细的看着这屋子的主人在墙上挂的壁画——那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个岛国的风景,他几乎是看了两眼就能确定。他心里充满了嘲笑,想着不出一个月,等亚瑟好起来,他一定会偷偷地把这幅壁画换下来。

因为他是个胆小鬼。

他走向二楼的自己的房间。

这里说是自己的房间,其实也不然,他几乎没有睡过这里的床。虽然他们现在联‖合‖起‖来,但除了有些特殊时期,他是不会轻易来的。就算是来了,他也会在亚瑟的床上度过那一晚或者是两晚。但那个人不知为何执意要空出一间客房当做是他的房间。‘

斯科特开始处理公文。不得不说,这个苏/格/兰男人工作时格外的认真专注。他有些嘲讽的想着自己弟弟的处境,看向钟表的时,已经要接近午夜了。期间管家来敲过一次门,请他下楼用餐,不过他想想还是没有下去。如果来的时候他还有那么些胃口,那么当管家敲门时他已经毫无胃口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现在他确信他弟弟应该醒了。

他转了转自己的脖子,起身离开了房间。

外面的雨依旧没有停歇的势头,尤是在这片陆地上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的他,也应该知道了缘由——这与国家的心情密切相关。

亚瑟的房间离他的稍微有些远,他的房间在靠近楼梯的外侧,而亚瑟的则在走廊的深处。他站在门口,看着被烛‖光照射的模糊的影子,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这可真是大意,他嘲讽的想着,不过接下来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他的弟弟光着脚站在大开的窗前,那扇落地窗在如墨色的黑夜中几乎要与其融为一体。外面的雨水不断地被风吹到屋内,亚瑟单薄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湿,他平时耀眼的金发此时也湿淋淋的贴在那惨白的脸上。

他听到了开门声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他好像就那样低着头不知道了过了多长时间。

斯科特站在门口,他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不能被怒气干扰了理智,可是他的双眼映出的他弟弟那副可怜虫的样子,他又恨不得自己马上过去给他一拳。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用力到骨节都泛出了白色。就算是平整的指甲也带给了他尖锐的疼痛。

他忍着怒气向前用力关上那扇窗户,然后快步走到他柜子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

斯科特粗暴的把亚瑟拉向他自己,用那毛巾胡乱的擦拭着他的头发。就算是没有贴身,他也感觉到了从亚瑟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他到底站那了多久?

亚瑟始终都低着头,只有温热的呼吸勉强看出他还是活着的。斯科特放缓了自己的动作,他低头俯在亚瑟耳边,轻声地说着残忍的话。

“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嗯?”

“我早就告诉过你什么来着?”斯科特强迫亚瑟抬起脸,那双和自己相似但是毫无生气的眼睛让他心底更加烦躁。

“你打了败仗。……不,是我们打了败仗。”斯科特微笑起来,亚瑟不敢对上他的眼睛,他甚至能感受到亚瑟在颤抖。

“这一个月够我处理战后的事情,我跑上跑下为你处理后事,而你呢?”

“你这一个月都做了些什么?你在为你那可爱的美/国办葬礼?还是不想要这个帝国的称号了?”斯科特的口气极为温柔,可是却句句藏着锐利的刀子。这让亚瑟有些抗拒,他想逃出斯科特的禁锢,但是斯科特紧紧地扣着他的肩膀。

“亚瑟,”他轻声道,望向他弟弟的眼睛无比柔和,“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就是简单的几个字瞬间就让失落的帝国有了反应,他猛地抓‖住斯科特的衣领,力气大到把他向后一直推到墙壁,发出有些闷重的声音。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那双湿‖润的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是不甘、愤怒、与哀伤。

但是斯科特依然不肯放过他,他的语气在瞬间就变得冷酷起来,看向他弟弟的眼光也一改先前的温柔,这仿佛才是真正的他。

他在黑夜下暗绿的眼眸露出寒光,“你要是不想要帝国的称号,不如现在就给我。”他顿了顿,明显的看到自己弟弟的惧怕。

“大/英/帝/国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

那压得极低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顺着他的耳朵传遍了全身,他不由得颤抖起来,紧紧抓着他哥哥衣领的手也放松下来,低头就靠上了斯科特坚实的胸膛。

斯科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很快他就感觉到了滚烫的液体打湿了他的衣衫。


他先开始是无声的哭泣,肩膀抖动的很厉害,斯科特低头看着他乱糟糟的还未干透的头发,就好像看到了,他也记不清是什么年代的亚瑟。那个时候他也会磕伤了跌跌撞撞的来找自己,趴在自己怀里哭泣。

斯科特想出声说些什么,又听到了亚瑟有些哽咽的哭泣。

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亚瑟哭了,他莫名感到内心最柔软的部份被触碰到了。那是他很久都没再有过的感觉,尽管他是这一家族的大哥——

那是最不该的,绝对不可能的。他强迫自己这样想着,恍惚之间的好像听到了亚瑟在含含糊糊的说着什么。

这可不是什么好情况,斯科特深吸了一口气,他想要把亚瑟扶起来,严厉的教训他不准再哭,告诉他这段时间他把大/英/帝/国的脸都丢光了,然后再重重的摔上门扬长而去。

不过他做不到。

就算是这斯科刚想要特转动身子的细微动作也被亚瑟捕捉到,他哽咽着的哭声有些委屈,含糊的喊了一声。

“……哥哥……”

斯科特有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个称呼实在是太遥远了,太遥远了,遥远到他都忘了他们是应该是什么关系。他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弟弟”在自己胸前哭泣,他甚至唤自己“哥哥”。

这世上除了他们,大概没有谁能把“兄弟”两个字演绎到极致了。

他们是彼此仇恨到对方,恨不得让对方去死的兄弟。当他们之间不再用哥哥弟弟相互称呼对方的时候,当亚瑟褪去了那副稚气的模样,开始逐渐长成小时候他们一起期望的样子时候,当他拉开那把弓箭对着自己的时候,当他看到练习剑术的亚瑟将剑尖指向自己的时候,当他们之间第一次的肉体交缠的时候,当他们迫不得已联合的时候,到现在,当他再次听到亚瑟唤自己哥哥的时候,他宛若置身在不断变化着的各种场景之中,就像做梦一般,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随后他有些苦涩的想着,他们除了这个称呼以外,根本不是兄弟。

亚瑟因为寒冷不断地靠向斯科特,他粘在斯科特衣服上的泪水也在这冷风中变得冰凉黏‖腻起来,他的身体瑟瑟发抖,小声说着,

“哥哥……求、求你……别走……”

……

斯科特没有说话,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亚瑟会这么反常。

他喝醉了。

斯科特有些懊恼,他早就该注意到亚瑟身上的酒味,怕是风吹的久了身上的酒气也散去了不少。不过他想,难得有一次他喝醉酒以后能这么安静的。

以下R18,慎w

图片格式,点不开上面链接的可以试试这个QUQ



等到亚瑟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已经累的睡着了。斯科特尽职尽责的演绎着加戏的部份,他迷恋的抚摸着亚瑟光滑的脸颊,拇指俯过他柔软的嘴唇,把头靠的很近,看着他熟睡的脸庞,突然就把手移到了他的脖颈处。

下手吧。内心的声音在催促着他。

斯科特叹息一声,手移开了亚瑟的脖颈。纵使他们之间有再大的深仇苦恨,都不该是现在。

他低头亲吻了一下亚瑟的额头,一如小时候那样。

外面的雨不知道何时停了,只剩下一些淅淅沥沥的未尽的余声。

斯科特暗沉的眼眸中很难看出到底是何种情绪,他低声、用着对世上最亲爱的恋人的口气,呢喃道,

“你永远也别想,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

他有些残忍的露出一个微笑,暗绿的眼眸闪过一瞬的光亮。

“只有我能给你。”

……

斯科特为亚瑟盖好被子,他注视着亚瑟的睡颜没有说话。随后自己穿上衣服,轻轻地掩上门离开了房间。

……

亚瑟就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

那双与他哥哥稍有不同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眸,在夜色中泛着一层水雾,看不清‖真正的颜色。

-TBC

============================================

后四章的链接:02  03  04  05

码的时候刚拔完智齿,麻药过去以后牙非常疼(´・_・`)

以至于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来回的看总觉得很生硬,大家要能开心到我也就放心了

看到上次的箭头,发现这次把问号标错了……(不过已经改过来了,实际上两个人都应该是问号的(

评论(6)
热度(45)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