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但威向的无题(?)

总之是脑子里偷偷想了很多的梗,吃不到产粮就自产吧!←的产物w

很久没写过文了,可能不尽人意w

如果可以的话,请接着往下看?w

 

01

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七八十年的光景算为普通,百年以上的少之又少。

对于恶魔来说,岁月于他们毫无意义,倘若要说,大概也只是力量的强弱往复的循环,但这相对于人类来说是永恒而又漫长的。人类追求永生,却又害怕永生。

威廉无法想象,但他林在所罗门死后的千年时光中经历了什么,更无法想象他在所罗门之前是一个怎么样的神。他从巴夫曼并不详细的介绍里听说了,但他林当年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是如何成为代理王候补。那一段晦涩而又别具光荣意义的过往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隐隐约约的了解到但他林或许,不像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或许自己并不了解他,他的过往,而更没有相对他的来说的漫长时间去陪伴他。毕竟威廉·特怀宁,也只是个人类。

注定要面对生死的人类。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陪伴但他林上千年时光的巴夫曼却因为保护自己而死。

这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以为凯文日日月月的陪伴是为了索要自己的性命,那一刻的失望甚至绝望,是否于此相同?可能无从得知,但在年少时泣不成声,拥抱来人,却以为一切都是泡影时的内心的哭叫与不甘,是不是有些相似呢?

或许是的,但也不是。

但他林是真的失去了巴夫曼。

威廉虽然平日能像往常一样正常上课,正常的喝着红茶,可是他片刻的走神和细微的手抖,以及他在晚上重复做着巴夫曼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梦,让他不能够如他所愿的正常。威廉在恐惧。他悔恨自己无能为力让巴夫曼消失,他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像巴夫曼一样消失在但他林的面前。

这种恐惧一旦生根便无由来的扩散起来,仿佛就如微小的病毒入侵后蔓延至全身,让人感到致死的痛苦,威廉时常感觉呼吸困难,仿佛被扼住脖颈,又像是被浸在冷水中令人窒息。

因为他只是个人类而已。

这意味着有限的时间。或许自己在期盼这些烦人的恶魔赶快回魔界时的时间过得极度漫长,可是现在已经大有所不同了。自从跟随马瑟斯学习魔术后便没日没夜的沉浸于此,他发现只有沉浸在学习当中才能适当减缓他的恐惧。

可是从他独自一人面对父母棺椁时,他早就明白了人寿命有限,那又在不甘心什么呢?

因为想要见到但他林,哪怕是一面都好。

浑浑噩噩度过的这段日子让威廉没有丝毫的时间观念,他不知道从那以后过去了多久,他只知道每晚但他林都没有回来。但他白天不得不为自己的风光而又骄傲的外表掩饰粉状为高高在上的样子,而晚上学习魔法渐困想要入睡时这种想见他的感觉就会成倍加深。

 

“为什么,我想要见到你的时候,你不出现呢。”

 

当这种想法从萌芽到扎根到心脏时,威廉也不由得怔住了。他该怎么定位他和但他林的关系?威廉甚至无法确认,但他林想要保护的是威廉·特怀宁,还是所罗门呢?尽管自己一遍遍说着自己本身与所罗门无关,可是他有听进去多少呢?

“说不定最了解所罗门的是你啊,但他林。”

……

对了,自己确实是这么说过。

可是转念一想,他对但他林也并不了解。但他林活的太久了,他从前是什么身份威廉猜测许久却无从得知,甚至过往他也只听闻片段。

但他林不也是同样的吗。

威廉拿起了但他林的召唤符看了许久,再放下时纸张已经褶皱的不成样子,安静的随着星辰静止。

 

  

-TBC-

评论
热度(8)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