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光沢>离去之日 合

※本章完结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9.

奥村光舟拉开门从浴室中走出来,腰间随意地系着长毛巾,抬眼就看见坐在床上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你这身材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明明饭也不好好吃……我这里可是比你多来一年啊……可恶……”

 

奥村虽然没有做声,但是在泽村看不到的内心倒是开了几朵小花。他从架子上取下一条干燥的毛巾慢慢地擦着头发,这样一来全部的身体线条都展现在了泽村的面前。

 

泽村切换到猫眼模式警惕地盯着奥村的小腹:“你这可恶的小狼崽……是在炫耀吧?是故意炫耀给我看的吧?”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只是稍微抬起下巴,挑衅一般做了无声的默认。床上的那人气的咬牙还没想通,把头埋在枕头里,小声咕哝道:“可恶……你这家伙净是把好处沾光了,我还以为自己的不算差呢……有钱人家的小少爷真是让人嫉妒啊,连房间都这么大……”

 

直到柔软的床铺稍微有些凹陷,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周围,泽村才把头扭过来看着床边的人。

 

“从进我家开始就不停地在说这句话了吧,还没赞叹够吗?”

 

泽村红着脸从床上坐起来,“这才不是夸你——”

 

不过话音戛然而止。

 

奥村又拿了另一条干毛巾仔细地在他头上擦拭着,正是这认真的表情让泽村无法继续说下去。“就算不想用吹风机也好好擦干吧?前辈你明明是先去洗澡的人,到现在头发还滴着水。”

 

泽村垂下眼感受着身边的人隔着毛巾的指尖的温柔力度,唔唔姆姆的糊弄过去。不过是被那人帮忙擦了个头发,他竟然就有些昏昏欲睡了。迷糊地想着大概是这两天还没从比赛的疲劳中缓解过来,奥村那边也把毛巾挂在了一旁晾着。

 

等到再回到他身边的时候没有给泽村半分的准备,拥着他就钻进了被子里,顺手关上了灯。这下泽村倒是醒了,他方才睁不开的眼睛此时在黑夜之中闪着光:“啊,我说光舟你啊……睡这么早做什么?我们不是还有好多东西要看的吗……”

 

狼少年的手紧紧地扣在他的腰际,强势的将他的前辈揽在胸前,眼眸中的神情让泽村不敢去正视,“相册什么的回来再看是一样的,今天也很累了吧?在我这里就好好休息吧。”

 

泽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算你说要我好好休息,怎么可能轻易地做到啊……不过你在少棒的时候的经历,对你而言有很深的意味在吧。好不容易有更能深入你的机会,你这家伙竟然这么冷淡啊,前辈我,真的超级失望——”

 

奥村看着稍微精神了一点的泽村嘴角不禁弯起,“前辈你难道,是在紧张吗?”

怀里的人僵硬的身体迅速做出了回答:“就算我想说没有……但这毕竟是第一次来你家啊,会紧张也在所难免吧。”

 

听到奥村的轻笑,泽村又炸起毛:“……你果然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让我丢人很好笑是吗?”

 

奥村细微地摇了摇头,他的双眼缓缓阖上,从泽村的角度能看他睫毛的颤动,“想对前辈你说的,实在是太多了。感觉怎么说都说不完的样子,所以,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对于擅自闭上眼的那位捕手,泽村也不能再强硬的把他喊起来。他只好自己也闭上眼,小声咕哝着:

 

“什么想说的话太多了,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吧?比赛和反思会上就不提了,平时连面部表情都少的可怜的人怎么有资格说这种话……”

 

说着半睁半闭地偷窥着奥村的反应。

 

那人还是没有睁眼,反倒是把他揽得更紧了一些。因为冷气开着所以并不觉得热,奥村本人的体温偏低,泽村竟然觉得这样相拥倒是挺舒服的。

 

“我说的是真的。前辈你也明白吧,现在……”

 

一时间的安静。泽村闭着眼等着听下文,却只能听到安稳的呼吸声。狼少年好像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泽村心里叹一口气,接着在熟悉的气息下环绕下也歪着头睡着了。

 

确定怀里的前辈睡着了以后,奥村开始庆幸自己并没有把话题延续下去。

 

现在……

 

自己想说什么?

 

因为现在,我们就已经不再是搭档的关系了。这也不是他想说的,不是搭档关系了又如何?至少半年内两人还在同一个学校。这种若即若离的失落感让他感到恐惧,是棒球让他们相遇,倘若离开了棒球以后,两人的关系又能延续到哪个地步?

 

一年的投捕组合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真等到离别之日到来,才发现自己与他的感情,可能要比想象中的脆弱。这场由他的强势开始的爱恋以及自己的爱慕之情,是否对于前辈来说是不得不接受的依赖呢?

 

 

10.

 

泽村荣纯从一片空白的思绪回到了他二年级的夏天。

 

庆祝青道时隔多年再次打入甲子园的庆功会上,泽村可以说是比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要兴奋。这一路走来队伍碰到了多少的劲敌、跨过了多少的难关,只有选手的心中最为清楚。对于即将引退的三年级来说,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没有能够制霸全国,但放眼近些年来的战绩,唯一不变的是大家都有着稳重求进,从不安于现状的良好心态。

 

晚上监督、部长、队长依次讲话,最后发言的是御幸一也。等到他发言结束,前园满含热泪的鼓掌附和,大家的情绪也都被煽动起来,离别的意味不言而喻。不过白天比谁都要闹腾的左投手,却在这热烈的气氛中偷偷拉开门离开了。

 

奥村和那位队长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等到奥村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御幸并不在宿舍。他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十一号室比平日还要热闹,不少后辈来队长的寝室告别。不过在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中,就是没有看到那位“因为御幸一也”才会来这所学校的人。

 

脑海中只要想着泽村前辈的事情就睡不着了。

 

索性再去拖着轮胎跑步好了。一边想着一边利落地出了寝室的门,这时已经足够晚,只有几个寝室的灯还是亮着的。深夜的风就算是在盛夏也有些许沾着凉气的潮意。在黑夜中视力也极其的优秀的奥村,一眼就看到了远处角落的那位左投手。

 

在他对面的人,果不其然的是御幸一也。

 

离得太远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看到泽村咬着牙的身体颤抖的很厉害,双拳紧握不肯抬头。而御幸只是淡淡地笑着,摸着他的头发。

 

 

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奥村,因为太用力的缘故连骨节都泛着惨淡的白,毅然地转身离开。

 

 

11.

 

“泽村前辈。”

 

“啊……光舟,是你啊。”一直低着头走路的泽村听到这声音心中一跳,却没有抬头。寝室的门前的灯散发出昏暗的光,奥村能看见泽村细微颤抖着的身体。

 

奥村拉过想要逃开的前辈的手臂,“有些话,我想和前辈你谈谈。”

 

泽村这才停下脚步,还是没有抬头。

 

感受着抓住自己手臂的指尖传来的炙热温度,努力压抑着感情的左投手颤抖地开口:“……让你看到我这幅丢人的样子……作为前辈来讲,也太逊了……”

 

映入奥村眼眸的是那人抬起的脸上勉强拼凑出来的笑容,还有在灯光下连痕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的干涸的泪。他这幅样子就算是奥村也着实心下一沉,紧紧握着他的手也不由得松开了些许。

 

相反的是那双蔚蓝色的眼中增添了意味不明的沉着,低声开口:

 

“……很不甘心吗?很遗憾吗?”

 

泽村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将头低下,咬着牙没有回答,奥村却又接着开口:

 

“你是,因为他才会来这所学校的吧。我不清楚前辈你心中的预想是什么样的,以最好的状态和他做搭档去比赛?做到力所能及就好?还是说只要队伍能拿到优胜就好?”

 

对方艰涩的吞咽着口水。

奥村则是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夏甲以来首发次数不少,为了缓解身体疲劳而没有上场的比赛,竟然就成了最后的比赛……就算不是最后一场比赛,他要引退也是迟早的事情。前辈你,应该明白的吧?”

 

奥村觉得自己说的严厉了一些,好像都听见了他的前辈吸鼻子的声音。泽村艰难地呼吸着缓缓开口,甚至连声音也是沙哑的,“我只是……一直、一直向前看而已……除此之外……”

 

奥村没等他说完,双手就扣上了他的肩膀强迫他抬起头。平日那双总是放着光的眼睛此刻充满了说不清楚的感情,憔悴的脸色和快要哭出来的神情让奥村光舟不禁有些火大。

 

“前辈的意思是,一直向前看很容易是吗?”

 

泽村愣神,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奥村的脸色好像比平日更为冷峻一些,但是口气却令泽村莫名的有些安心:“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前辈这样的。向前看如果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也不会有所谓的困境了。”

 

奥村盯着他的眼睛专注而有神。泽村先前那些慌张都渐渐消失了,倒是被深夜这称不上凉的风吹的不禁打了个寒战。

 

“前辈可能从来没有在意过。一年级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多少受到了前辈的影响。”扣着泽村肩膀的手逐渐松下来,泽村脑中闪过的是春天的时候奥村一个人拖着轮胎跑步的样子。不过他张了张嘴,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

 

“如果前辈你说的‘向前看’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的话,一年级的大家也就不会想着把你当做目标了。我们从来也不是因为谁才来打棒球的吧,这份不甘心和遗憾,还请前辈好好收在心里。”

 

夏夜的天空是那么辽远,白日万里无云时是晴朗到看不到边际,而黑夜则是被繁密的星屑遮盖而看不到尽头。那夜空被渲染上的深色的蔚蓝,仿佛与泽村面前的狼少年的眼眸如出一辙,盯着他的双眼透过那蓝色尽是坚定而又安心的感觉。

 

“唔……”

 

“我还想再和前辈做个约定。”

 

“什、什么……?”

 

“我不知道御幸前辈对你说了什么。如果是我的话,明年的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再让前辈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左投手露出的笑容终于不再是先前勉强的模样,奥村看的有些着迷,但马上就有泪从泽村弯着的眼角溢出。奥村看着他开口,“前辈……”

 

“吵死了小狼崽!我这是、这是为自己感到丢人才哭的也不行吗……”

 

“这样也不错呢。总是逞强的话……”

 

“闭、闭嘴!我今后会为了我们的约定好好努力的!”

 

奥村只是淡淡地笑着把他送回了寝室,关门前两人对立的相望中,是只有彼此才能明白的,沉重而又坚定的意志。

 

 

12.

 

……

……

……

 

这个梦,也太真实了些。倒不如说,这真的不是回忆而是梦吗?当泽村脑内不断地向本人发问时,他的意识也渐渐清醒过来,随之而来就是猛然的睁眼。

 

“——吓死我了——光舟你最近也有不睡觉的习惯了吗?是狼特有的属性吗?毛太厚了所以夏天热的睡不着觉就看月亮这样的——”

 

泽村睁眼就看见一个人影自然是吓了一跳,不过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一般。奥村那边慢慢地转过身:“要真说吓人的是前辈才对吧——也只有前辈你才会在晚上突然大喊了吧。”

 

泽村又躺回床上,“才不是呢。久违的做了很真实的梦啊……”

 

奥村对这个话题很是敏感,马上就压低着声音询问道:“又是御幸前辈?”

 

“是你啊,光舟。我说你啊到底对他有怎样的误会啊……”泽村躺在床上把手肘敷在额头上,缓缓地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已经过了一年了啊……真是、太快了。”

 

说着又从床上爬起来盘腿坐了起来,伸出手向奥村示意让他过来。

 

一时间两人又贴的极近,泽村和他抵着额头,彼此的呼吸声就在耳旁。他缓缓阖上眼:“我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欠了你一句对不起……”

 

奥村听到这话不由得紧张起来,泽村还不明白他一瞬间就变得急促的呼吸是怎么回事,睁开眼看到那副黑着脸的样子,心下马上就明白了。他跪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奥村的头,直视着那双蔚蓝的眼睛:

 

“我可是难得的要认真道谢的,你这家伙刚才是不是想了没用的东西?”

 

“前辈……”

 

“真算是把自己的弱点和难堪之处都暴露给你了……光舟,被你期待着去投球,可是很轻松的噢。”

 

“还有一句话啊,那个……想了很久了但觉得应该告诉你的。我现在觉得,有你做那个什么所谓的恋人,是件很幸运的事。哈哈哈,那什么,你是不是也觉得过得太快了……好像和你做投捕还是昨天的事一样。”

 

蓝色的眼眸散发出的是极其闪亮的光,泽村颇为享受的盯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在他耳边轻声道:“很多次都想好好告诉你,但不知道怎么地就是不能坦率啊……也许我们两个,在棒球以外的相性会更好啊……总之我这边也是努力想要回应你!”


奥村有些呆滞,旁边的人接着小声道:

“因为我从前没有这样对你坦白过吧……那个……“


“……所以好像一直以来都让你在这方面感到为难,真是抱歉。”

 

突如其来的拥抱和体温让泽村有些措手不及,半晌奥村才在他耳边缓缓开口:

“我一直……都在想要怎么跟前辈说。”

狼少年把头埋在泽村的脖颈间叹息,“太好了……实话说,我很害怕。”接着前辈一记手刀劈到头上,有些赌气:“和我在一起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泽村大人就这么不值得你信赖吗?”

 

“荣纯……”

 

唇齿相接之间是对方挥不去的味道,泽村裂开嘴角笑的和平日一样灿烂,“虽然不知道今后我们会走上什么样的的道路,迎接什么样的新生活……”

 

奥村和他十指相扣的手不断地用力。

 

“但是,好像有你在,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狼崽子也会长成成狼的吗……以后也请多指教啦,搭档!”

 

“如果是前辈的话,我尽力。”

 

“尽力是什么意思啊给我好好回答好吗!!”

 

……

 

细微的笑语再次湮灭在黑夜之中,窗外是浅淡的黑夜中马上要见破晓的光辉。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着,对方大概就是如同破晓一般的绝对性存在吧。




0.



投手丘上的左投手来不及平日的大喊庆祝,摘掉帽子用手背擦着抑制不住的眼泪。与此同时,18.44米外的捕手奥村光舟,难得慌乱的迅速扔掉头上的护具,第一个飞奔到投手丘上,给予了搭档感情最深切的拥抱,为他擦去眼泪,亲密地在他耳边说出了两年来最为真切的赞扬。

“比赛结束——去年位列十六强的青道高校今次夺得优胜,站在了全国的最高点!背负着1号的投手泽村荣纯,用他优秀的表现展示出了王牌的姿态!阔别……”

随着鸣笛声响起,球场上观众的欢呼声压到了一片,赛场上的队员的呼喊哭泣在这巨大的声援中显得格外微弱。

周围涌上来的队友将他们紧紧围住,紧拥着的两个人也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队友的呐喊声、鸣笛声、观众的声援不断地敲击着两人的耳膜,他们就像隔绝了外界一般,奥村任由王牌的泪水沾湿自己的队服。队友们或是拍着泽村的肩膀夸他投的好,或是摸着他的头让他不要哭,或是和他一起,咬牙用手背抿着激动的泪水。

这一刻,无论是谁,都等的太久了。

小狼崽你那算是什么表情?原来你也会这样激动的祝贺吗?你这家伙真是厉害,那个约定你果然是一直记在心里了。怎么样,我的表现,没有辜负你的拼命努力吧——哎?我怎么、突然就控制不住眼泪……

泽村前辈,为你这样祝贺,我已经在脑内想了无数遍了。现在眼前的景象是你所拼命努力向往的,我所深信不疑的你能做到的,和队友一同创造出的,最好的夏天。

和你一起、有你陪伴的,最好的夏天。

-FIN




拖了很久不好意思,是这个愚蠢的笔者不会安排章节的失误……

合的情节斟酌了很久,第一次感到很难下笔,光沢给我的感觉希望能充分的表达出来(才没有……删删改改地写出来还是不太尽人意,同好的大家还请多多担待TUT

仔细想了想还是补了一个0,这点是无论如何都要放出来的(泪

评论(8)
热度(39)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