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光沢>离去之日 转

※背后注意 R18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5.

泽村只有在浅层的睡眠时才不会做梦,但很容易转变到清醒的状态。他起身看了看床头的闹钟的荧光指针,又重重躺回去。

 

时间过的太慢了。

 

刚做完了几次仿佛要将五号室空气都吸走的深呼吸,旁边就有了窸窣的动静。泽村想着果然是自己呼吸太用力把浅田的空气都抢走了,这才害的他醒过来。他悄悄的翻身对着墙壁,装作自己在熟睡的样子,耳朵却在仔细听着浅田的动静。

 

他应该是从床上起来了,有走动声却没有开门声。泽村有些害怕地吞咽着口水,却不敢扭头看。他心想着这也太可疑了点,浅田半夜起来不去上厕所还能干什么?难不成是在偷偷用功学习?不不不,连灯都没开学什么习啊。或者是在偷吃东西?不不不,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没办法了。

 

脑中万千思绪影响着他,虽然害怕但是也想弄清楚,装作在熟睡中无意转身的样子,偷偷眯起眼在黑夜中探看。

 

嗯?他怎么坐在自己床尾的地板上?

 

……

 

不对,这个人不是浅田。

 

瞬间的警觉还是输给了那人扭头带来的惊悚,泽村马上就要开口大喊救命啊,却被黑夜中那再熟悉不过的一汪深邃的蓝彻底消除了警戒。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压低声音,“你怎么在五号室?浅田呢?你这家伙知道不知道你有多吓人——!!……照顾投手的害怕鬼怪的心理也是你的责任吧?”

 

黑暗中的那个人转过身来,显然是奥村光舟。他淡淡看着那位惊慌失措的投手搭档,“吓人的是前辈你才对吧。浅田被你吓得不轻,我这才有机会来好好关爱一下最近不太正常的搭档。他今晚在我的寝室住。”

 

泽村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好叹了口气往旁边坐了一些,示意光舟坐在他旁边。他有些尴尬又有些莫名的紧张,“浅田,被我吓着了吗……”

 

奥村坐在他的床上从背后揽着他的腰,把身上的些许重量压在了他身上,“你每天晚上都不好好睡觉,还发怪声,你说呢?”

 

这姿势极其黏糊,两个人竟都想着幸好三年级的那些前辈已经引退、新生还没有入学。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气氛就在这暧昧之中剧烈的升温。

 

被熟悉的气味和久违的热度包围,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小声咕哝道:“我是说让你坐在旁边,又没说让你这样抱着我。”

 

奥村弯起腰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吐出的热气尽数洒在他敏感的脖颈间,“是你自己说呢,还是我开口去问?”

 

泽村抓着他手腕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呼吸也有一些急促。

 

“果然还是夏天的事情吗?”

 

奥村感受着怀中僵硬的身体,得到了无声的答案。他也学着泽村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被模仿的那人没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身体也渐渐地没有先前那样僵硬了。抓住奥村手腕的手不再颤抖,而是一点点让他感受到了稳健的力道,“啊啊……让你担心了。我也真是的,不过就是做了一场太真实的梦,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抗拒了。”

 

夜是如此的寂静,两人的呼吸声互相听的十分清楚。泽村小声地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最近这副样子,很没出息吧?特别是知道情况的你,说不定还在心里偷偷嘲笑我呢。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心里明明是那么清楚,可就还是不由自主的会回想起来……”

 

话音瞬间就湮灭在了亲吻当中。

 

奥村的回应是强势的、属于他风格的吻。他一手揽着那人的腰,一手扣住他的头强迫他转过来,毫不客气的亲吻、吮吸着泽村的唇瓣。两人从黏黏糊糊之中分离时都已气喘吁吁,泽村把身子转过来跪坐在他面前,眼眸中泛起一层让人着迷的波光,表情迷茫又无助。

 

“虽然这话已经跟前辈说过一次了,不过我看前辈你现在这幅笨蛋一样的表现,很有可能是忘的差不多了。”

 

“什、什么——”

 

还没来得及对“笨蛋”两字做反驳就被推到在了柔软的床铺上,奥村用手臂支撑着上半身,膝盖强势的挤入他的两腿之间。那双有如大海一般的眼睛,是泽村能在黑夜之中看到的全部。

 

“明年的夏天,我绝不会让前辈你再次露出那样的神情的。我可是为了那一天拼了命在努力,希望前辈依然能成为我的训练量要超过的目标。”

 

……

 

明年、夏天、那样的神情……

 

拼命努力、一直向前看……

 

泽村一瞬间的失神,寝室的屋子、身下的床好像都被抽走一般,就连时光好像也回溯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季,他们两个人就像回到了那个夜晚一样——

 

同样的是深夜,天边被星屑铺出一条银带,室外的风混着夜特有的丝丝凉气,吹拂在泽村眼泪已经干涸的脸上。面前的那位后辈表情认真又严肃,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是泽村荣纯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的邀请。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说过的那番话呢。

 

回过神来,他的嘴角咧开,语气也恢复了往日的不懈:“训、训练量超过的目标?你这混蛋把前辈当成什么了……我可是绝对不会输给你这种狂妄的小鬼的!做好觉悟吧,奥村光舟!管你是什么呢,我绝对不会输的……”

 

奥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照顾投手兼恋人的情绪是他的首要任务没错,虽然是选择在床上这种地点不太好。但是,当下,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事不做不可。想至此,他压低的自己的身子,轻声问道:“前辈不是睡不着吗?我教给你一个好办法吧。”

 

他的前辈在迷茫之中点了头,看着奥村那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皱了皱眉头,“你、你,想干什么……“




6.

小黄车,背后注意


那双蓝色眼睛的主人皱起了眉头。本来……应该时间再长一些的,果然都是这个家伙不断诱引他的错。下次的话……

 

下次的话。

 

只是单纯的想到下次,奥村的心好像就不能平静下来。

 

两个人光裸的身体上布满了汗水和其他的液体。他看着眼前沉沉睡去的人,不禁伸出了手去触碰泽村的眼角。并不柔软的指腹温柔地擦拭过眼角残余的泪,恢复了往日扑克脸的奥村,心中尝到了极大的甜头。

 

心房中除了血液外,被其他的东西填满了的感觉。

 

 

7.

随后的几日奥村总会在泽村又在牛棚大吵大闹的时候,在他旁边悄声地问:

 

“前辈你很有精神,晚上有好好睡觉吧?没有好好睡觉的话,我很乐意帮忙。”

 

泽村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猫眼,一脸警惕的快速晃动着胳膊,“你这小子什么意思——不要在我状态正好的时候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奥村淡淡地冲他一笑,泽村好像背后受了一箭一样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身子,“干什么……你那副表情……”低下头的脸庞上是可疑的红,没有逃过奥村的眼睛。

 

那双依然有着坚定信念的褐色眼睛,早已不见了先前浓重的黑。

 

 

8.

 

狼少年的野心与他打球的风格一模一样。如果,如果只有一点点的话,是完全不能满足的。可是如果只有一点点,一点点让泽村荣纯能不被其他的事情困扰,全身心的想着棒球和他自己,那样就好。

 

一年前的秋季大会,难得会对他人有兴趣的奥村,却被下雨中断却还在牛棚表现自己的十八号投手吸引。在看台上看不清他的脸,更何况因为下雨整个球场都被灰蒙的雨缠绕。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比赛重开的时刻,只有他一个人在雨中将手中的那颗白色棒球不断投掷出去。

 

隐约能听到他在说些什么。

 

“……不畏风雨……!……不惧对手……!”

 

伴随着的是球进入手套有力的声音。

 

“不畏降谷……!”

 

丝毫不被雨水影响的十八号投手强有劲地将力量聚集在左手。

 

“……也不输自己!”

 

赛场上的观众被他吸引的不少,板凳区也有他的同辈前辈出来阻止,在所有注意到他的观众都不约而同的给他打上“中继投手”的标签时,又听到那人大喊:

 

“……当然也不害怕做中继投手!”

 

有意思。

 

在看台上静静锁定视线的国中少年,与球场上的那位切实抓住了机会、即将上场的左投手的目光,都闪烁着相同却又不同的光。

 

 

-TBC

打工结束终于能抽出时间好好码字了……

车随便看看就好,他们实在太有青春的感觉了,不敢飙车(揍

说来很好奇小狼崽眼睛的高光,和克里斯前辈最开始的眼神很像……后期荣纯是不是又要感化了(你

评论(2)
热度(37)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