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光沢>离去之日 承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2.

泽村被强势的拉到无人的角落,抬头看着奥村的眼神稍微有些恼火。还没等他说句话,奥村就凑近他的脖颈处仔细看着什么。

 

泽村今天穿的是学校的校服,珍珠色的纽扣整齐的由上而下排列在衬衫上。脖颈处的喉结微微颤动着,不过那处皮肤并没什么明显的痕迹。泽村有些抗拒的推着奥村的肩膀,“你干什么呢……”

奥村若有所思,不去理会肩膀上微弱的阻碍,专注地从领口最上方解开他的扣子。泽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这可是公众场合啊,今天这么多人在,你是吃错药了吗……”

 

奥村依然不理会,嘴里念念有词。

 

“不准无视我!”

 

这句话好像对他很受用。纽扣解开到胸口的位置便停住了,内里旖旎的景象便一览无遗,胸口处的红痕还十分清晰,点点片片,无不昭示着主人的占有欲。此时的泽村低头便能看见那些拼命隐藏的痕迹,但又不敢大声喧哗,压着声音冲着奥村喊着什么。

 

奥村只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就是一只被欺负的小狗,虽然汪汪叫着但是没有丝毫杀伤力。他又斯条慢理的把纽扣扣回去,修长的手指在泽村的胸前游动,低声询问:“今天,御幸前辈也像这样解开你的扣子了吗?”

 

泽村再像是被欺负的小狗也忍不住咬人了。一记手刀劈到头上,推开眼前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后辈快速的系上自己的扣子,怒不可遏的脸色透着些许的红色,“没有——没有——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吗?他为什么要解开我的扣子?”

 

此时他又站的离奥村近了一些,“说到底,御幸前辈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奥村黑着脸没有作声。

 

……

 

“你和我当然是不一样的。但是啊——他脖子上那些痕迹,我站着和他说话的时候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呢。”

 

“所以我说你不要太过欺负他啊。”

 

……

 

奥村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御幸为了让自己的猜测更接近真实而下的套,成功的骗取了奥村的反应得到了很好的证实。御幸一也用他的小手段,证实了除了当事人外,谁都不知道的投捕之间的隐秘的爱恋。

 

“你小子敢不听前辈的话吗!快告诉我……”

 

“不,没说什么。”看着泽村呲起牙的凶神恶煞的表情,奥村手不自觉的就搭在了他的头上:“刚才,不该对你那样失礼的,我谢罪。”

 

“啊、啊……说回来你小子别想用这种温柔战略逃避话题!”

 

奥村一边点头,一边把手下移到泽村的腰处,从背后虚揽着他向前走,“嗯,所以今天,要来我家吗?之前就邀请过前辈的。”

 

“啊?嗯、嗯……反正,我也没事。”视线完美的逃避到脚下的水泥地,奥村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得弯起了嘴角,“走路要看前方,前辈。”

 

“吵死了!我知道!”

 

 

3.

奥村是从来没有想过的。没有想过这段时光竟然流逝的这样快,快到即使他在没开始之前就已经有了准备,真正到这一天到来时还是措手不及。直到今天看到同年级的后辈一个二个冲着泽村荣纯抽噎,他才意识到就算能在学校见面,也要和泽村结束搭档的关系了。

 

将你我紧紧缠绕的棒球,从今开始也逐渐松开了那强劲的羁绊。

 

如何说出再见?

 

大概对两人来说都是今夏目前最困难的课题。

 

4.

泽村在二年级的秋末精神状态并不好。

 

作为正式搭档的奥村能强烈的感觉到。可是他的气势也在、球路也无可挑剔,不知为何就是给人一种疲惫的虚弱之感。天天在牛棚吵吵闹闹的虽然还是他,唯独多了眼下浓重的黑。

 

这时由奥村本人发起攻势的爱恋已经开始了许多时日了,身为搭档兼所谓的恋人,奥村多次想开口去问,犹豫了许久还是放弃了。

 

因为他很清楚,这种状态,不是因他而起的。况且他这种状态并没有影响到投球,即使去问了,也不会得到满意的答复。

食堂加班组难得的不是最后两位离开食堂的了。多了一位泽村帮他们垫底,浅田倒是特别惊讶,他起身把盘子送到前面,脸色有些紧张,“我总觉得泽村前辈最近有些不对劲……”

 

泽村离他们两人坐的很远,那副状态好像是吃着吃着就快要睡着了一样,并没有注意到加班组的两位的小动作。

 

“你可以和我多讲一些。”

 

浅田谨慎的点了点头,“我总觉得,前辈在晚上,经常能发出很痛苦的呼吸声呢……说实话,那好像就是在压抑着什么一样,我这边偶尔醒来一有动静,前辈那边的声音马上就消失了……”

 

他叹了口气:“一开始我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还以为不是泽村前辈,是鬼怪什么的呢……可是看最近他的状态,应该是哪里不太舒服吧?”

 

奥村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凑近身子,“浅田,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晚上一二年级自发的自主训练结束以后,泽村又是跑到操场,抱着轮胎畅快淋漓的跑到汗水溢了满脸才慢慢走回去。

 

等到泡了个澡回到宿舍的时候,才发现浅田已经睡了。

 

泽村看着这一大团裹起来的人叹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拉开凳子坐在桌前,双手撑着脑袋:“这家伙睡的这么早啊……没有浅田陪我说话,这个夜晚岂不是更长了。”

 

欲哭无泪之时也毫无对策,一星期之前的梦境真实的仿佛让他重回了不久前的夏天,从那之后大脑似乎有意识的开始抗拒睡眠了。

 

他已经失眠一个星期了。

 

从澡堂出来之后催促着降谷快点用吹风机,无意间看见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着实心下一沉。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这不中用的身体,那边就迎着面把吹风机直摆到脸前,被突如其来的热风攻击,泽村咬着牙冲着面前毫无表情的人大喊:

 

“我真是感谢你啊!!!降谷!!!”

 

泽村一把夺过吹风机胡乱的吹着头发,降谷看着他缓缓开口:“这不是很有精神吗。”

 

“是是是,我泽村一天到晚都不用睡觉的,当然很有精神了!怎么样,你是不是害怕了?”

 

降谷并没有注意到他低着头咬紧的牙关。

 

原来,都已经明显到周围的人都可以看出来的地步了啊。

想到此泽村无力的趴在书桌上,仔细想着今天几点才能睡着。不过他瞬间就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如果说周围的人都能看出异样的话,那奥村一定是最早发现的。

 

却一直不曾开口提及。

 

他叹了一口气,托着沉重的身子早早的关灯躺倒了床上。

 

“可恶,身体好累就是睡不着啊,这种感觉好像从前经历过一样啊……”

 

黑夜之中另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睛,缓缓的睁开了。

 

 -TBC

 

 

 

想了想换了一下标题的章节模式,感觉又没起承转合的意味在里面,大家不要深究(

过去的事情会倒着写,小虐一把(揍

评论(4)
热度(29)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