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光沢>Present

※小甜饼

※交往前提

※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


12月24日,夜。


从M记二楼隔着玻璃上的水雾向下看,街道上被橙黄的暖光洒满,两边是店家摆出的大大小小的圣诞树,断断续续的铺沿了一路。隐约还能听到欢快的圣诞歌,随着风飘扬到远处...

<光沢>离去之日 合

※本章完结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9.

奥村光舟拉开门从浴室中走出来,腰间随意地系着长毛巾,抬眼就看见坐在床上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你这身材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明明饭也不好好吃……我这里可是比你多来一年啊……可恶……”


奥村虽然没有做声,但是在泽村看不到的内心倒是开了几朵小花。他从架子上取下一条干燥的毛巾慢慢地擦着头发,这样一来全部的身体线条都展现在了泽村的面前。


泽村切换到猫眼模式警惕地盯着奥村的小腹:“你这可恶的小狼崽……是在炫耀吧?是故意炫耀给我看的吧?”...


<光沢>离去之日 转

※背后注意 R18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5.

泽村只有在浅层的睡眠时才不会做梦,但很容易转变到清醒的状态。他起身看了看床头的闹钟的荧光指针,又重重躺回去。


时间过的太慢了。


刚做完了几次仿佛要将五号室空气都吸走的深呼吸,旁边就有了窸窣的动静。泽村想着果然是自己呼吸太用力把浅田的空气都抢走了,这才害的他醒过来。他悄悄的翻身对着墙壁,装作自己在熟睡的样子,耳朵却在仔细听着浅田的动静。


他应该是从床上起来了,有走动声却没有开门声。泽村有些害怕地吞...

<光沢>离去之日 承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2.

泽村被强势的拉到无人的角落,抬头看着奥村的眼神稍微有些恼火。还没等他说句话,奥村就凑近他的脖颈处仔细看着什么。


泽村今天穿的是学校的校服,珍珠色的纽扣整齐的由上而下排列在衬衫上。脖颈处的喉结微微颤动着,不过那处皮肤并没什么明显的痕迹。泽村有些抗拒的推着奥村的肩膀,“你干什么呢……”

奥村若有所思,不去理会肩膀上微弱的阻碍,专注地从领口最上方解开他的扣子。泽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这可是公众场合啊,今天这么多人在,你是吃错药了吗……”


奥村依然

<光沢>离去之日 起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1.


比赛结束之前竟然不知道夏天有这么热,就好像从未注意过的无休止的蝉鸣一般。


奥村光舟感受着额头上泌出的汗水,用手指捏起衣服的前领小幅度的扇动着。他站在树下的凉荫里吐了口气,认真仔细的看着不远处被后辈包围的三年级左投手。


不管过了多久,他那副笑容都很难消失在脑海里。


三年级的棒球比赛生活到此结束,搬出宿舍之前后辈们自发的帮着收拾东西。不少以往毕业的前辈们也趁着这次机会回来探望这群能干的后辈们。往日的宿舍不复原来的静谧,走廊上...

<普英>如期而至[下]

※普英 

※衔接到上次的片段,所以片段就删除了w


基尔伯特几乎是瘫倒在座椅上看这封信的。这是亚瑟·柯克兰的手笔,甚至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就塞了进来。尽管现在不是那种紧张的年代,他依然引以为豪的敏锐的感觉在刚刚却输给了美人计。他拿起信,试着冲扫之前颓废感,坐直身子以后快速的打开了它。

入眼的时候基尔伯特皱了皱眉头。这封信可以说完全不像亚瑟的作风,到处都是拿钢笔涂改过的痕迹,甚至还有大片的拉掉的斜线。

倒像是一封草稿。

基尔伯特此时倒是有一种拿到了珍稀宝物的兴奋感,此刻那些追上没追上的失落感统统一扫而光,他甚至不知道信的内容,...

<普英>如期而至 [上]

※普英 分手前提 破镜重圆(?)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柏/林阴暗的天气倒是和未放晴的伦/敦有些相似。只不过这片陆地的颜色在阴沉中又带了一抹银白色,与基尔伯特如出一辙,而对岸则更像是阴暗之中显得愈发幽静的一汪清绿,深沉到让人离不开眼。这点相似之处,也许就是亚瑟在异国也稍稍有些安心的原因。尽管,如果可能的话,他再也不想踏上欧/洲大陆一步。

他屏气凝神加快脚步,早已习惯了雨的洗礼的国/家在异乡却连个能遮雨的东西都没有。稍微闭了闭眼,他想着楼上那群家伙下来的时间,暗暗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去机场的问题。

在一楼显得格外的豪华的大厅中的吊灯照...

<但威>不可见

※引用的句子比较突兀

※算是承接现在的剧情的衍生QAQ


“凯文、凯文……你听我说……我是真的听到了……”

乌利艾尔闻言很掩饰的笑了笑,他扶着威廉的肩膀,语气温和:“所以说……少爷,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流水,更不会淹没你的,放心吧。”

威廉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他的双目除了黑暗以外什么都无法捕捉到,更糟糕的是,他现在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所处的寓所里有不断被流水淹没的声音。

流淌的水发出了极好听的清泠的声音,但在威廉耳中简直如同招魂曲一般可怖。他不停的朝后躲闪着自己的身体,因为视线的妨碍让他撞上了茶几,尖锐的疼痛让他稍微缓过神来,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越来越快速的流水声。他努力让自己保持理...

※片段

※有点黄(。


Mar.31st 2016

伦敦

11:08 PM

亚瑟倒在吧台上看着手机的通讯录,翻来覆去的用指尖戳着某个人的名字。他又喝醉了,从十点进到酒吧里到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不停地嚷嚷着要酒保给他加酒。他咬着玻璃杯的边缘恨恨的扔下手机。他右边坐着的是弗朗西斯,那个法/国/人别了别自己耳后的金色碎发,用眼神放出挑逗的光线,同吧台的调酒师调笑着。他左边坐着的是阿尔弗雷德,他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百般无聊的吸着杯子中马上要见底的可乐。

三个人这样各干各的不到五分钟,亚瑟又拿起来了手机忧心忡忡的盯着界面看个不停。弗朗西斯偏头看着他:“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酒吧的...

Time and Tide

※1992温莎城堡失火背景

※也许会有历史向bug

事实上一个星期以前他们刚刚吵过一架,不排除他们很久没有打架了的因素,那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就差挽起袖子把绅士风度抛之脑后,狠狠地暴击对方。没人敢上前拦他们——也没人能拦得住他们。等到他们用粗鲁的语言羞辱了对方几轮以后,开始用最恶毒的话来诅咒对方,双方激动到快要掐上对方的脖子快点送他去见上帝。

没人知道因为什么吵架,也许是因为政见不合,也许是因为一件小事,或许也是某些感情上问题,不过宅邸里的人见怪不怪,虽然听着闹出的动静如似掀天,但是每个人捏了一把汗依旧该做什么还是去做什么。

这场激烈的口角斗争还是结束了,没分出什么胜负,胜在...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