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村荣纯❤//一人乐同盟

相见欢刷到122章,更喜欢非天夜翔了。
弱智初中生的时候,似懂非懂追着乱世为王。这么多年过去了,游淼和同僚起身担当,重新建立朝堂,仍然是最为撼动的一幕。风雨飘摇的南宋南下临安,迁都二字看似简单,国难当前,人心惶惶,个中艰难困苦,哪里是两个字能概括的。
相见欢,真太子归位命途多舛,谁能料到亲父与自己一墙之隔,便是生与死的距离,昔年同窗好友冒名顶替太子之位,衷心托付的刺客反戈一击将自己抛下悬崖。一切尽失,狼狈不堪之时又得知父亲已死,当年击掌誓约早已成空谈,夺位复仇之路道阻且长。
然而即便是这样,段岭依然是心胸有仁,这仁在他逃难时反过来救了他一命。心胸有道,这王道是世上最为锋利的一把剑,为其所用。
归位尚且...

刚好存的有之前的图,拿来蹭一下热度
ᖗ( ᐛ )ᖘ男神终于也来lofter啦,开心!
好想参加同人文的比赛可是太久没写文了,我哭哭QAQ

<随笔>无标题

定格在时光中的记忆,应该永远封存起来。因为在你不知道的下一秒,可能就会支离破散,了无踪迹了。
偏执的注视着过去的时候,洪流早就携着时光一鼓作气而下,惊觉烂柯人。
千万句想说出口的话,也不过是在编辑栏规律闪烁的竖线后,硬是变成了无聊的陈词。
犹犹豫豫,若即若离。
每次在苦于怎么开口,怎样才能接近,用什么养的模式相处才能显得不是那么稚嫩,怎么样才能知道我珍视这份情谊。
作为隔岸人,心急如焚,身却犹如脚底生根,动弹不得。
因为最害怕的是,“与你何干,我都清楚,不用担心。”
无解。什么都无解。大概只有这份微薄的心意有唯一解。

<光沢>离去之日 合

※本章完结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9.

奥村光舟拉开门从浴室中走出来,腰间随意地系着长毛巾,抬眼就看见坐在床上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你这身材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明明饭也不好好吃……我这里可是比你多来一年啊……可恶……”


奥村虽然没有做声,但是在泽村看不到的内心倒是开了几朵小花。他从架子上取下一条干燥的毛巾慢慢地擦着头发,这样一来全部的身体线条都展现在了泽村的面前。


泽村切换到猫眼模式警惕地盯着奥村的小腹:“你这可恶的小狼崽……是在炫耀吧?是故意炫耀给我看的吧?”...


<光沢>离去之日 承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2.

泽村被强势的拉到无人的角落,抬头看着奥村的眼神稍微有些恼火。还没等他说句话,奥村就凑近他的脖颈处仔细看着什么。


泽村今天穿的是学校的校服,珍珠色的纽扣整齐的由上而下排列在衬衫上。脖颈处的喉结微微颤动着,不过那处皮肤并没什么明显的痕迹。泽村有些抗拒的推着奥村的肩膀,“你干什么呢……”

奥村若有所思,不去理会肩膀上微弱的阻碍,专注地从领口最上方解开他的扣子。泽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这可是公众场合啊,今天这么多人在,你是吃错药了吗……”


奥村依然...

<光沢>离去之日 起

※荣纯三年级引退背景

※光沢投捕搭档

※手生复建中,ooc有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

1.


比赛结束之前竟然不知道夏天有这么热,就好像从未注意过的无休止的蝉鸣一般。


奥村光舟感受着额头上泌出的汗水,用手指捏起衣服的前领小幅度的扇动着。他站在树下的凉荫里吐了口气,认真仔细的看着不远处被后辈包围的三年级左投手。


不管过了多久,他那副笑容都很难消失在脑海里。


三年级的棒球比赛生活到此结束,搬出宿舍之前后辈们自发的帮着收拾东西。不少以往毕业的前辈们也趁着这次机会回来探望这群能干的后辈们。往日的宿舍不复原来的静谧,走廊上...

老物

新的一年,继续复健_(┐「ε:)_

但威向的无题(?)

总之是脑子里偷偷想了很多的梗,吃不到产粮就自产吧!←的产物w

很久没写过文了,可能不尽人意w

如果可以的话,请接着往下看?w


01

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七八十年的光景算为普通,百年以上的少之又少。

对于恶魔来说,岁月于他们毫无意义,倘若要说,大概也只是力量的强弱往复的循环,但这相对于人类来说是永恒而又漫长的。人类追求永生,却又害怕永生。

威廉无法想象,但他林在所罗门死后的千年时光中经历了什么,更无法想象他在所罗门之前是一个怎么样的神。他从巴夫曼并不详细的介绍里听说了,但他林当年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是如何成为代理王候补。那一段晦涩而又别具光荣...

© 五仁酱丁w | Powered by LOFTER